这一轮增值税改革来的太猛烈了

2019年3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不仅延续了此前《政府工作报告》给大家带来的增值税税率降低的美好预期,还带来了同步的一些重大配套措施。


第一,4月1日必须施行新税率。这是政府工作报告的基本要求。将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不限于制造业),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销售不动产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这是一项普惠性政策,除了现行6%的增值税税率保持不变以外,两大高税率都有所下降。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并未确定对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进行调整。此前坊间曾有说法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降低到2.5%,一般纳税人标准提高到1000万元。现在看来只有一般纳税人的税率调整才是本次增值税改革最核心的内容。


第二、进一步扩大进项税抵扣范围,将旅客运输服务纳入抵扣,并把不动产由分两年抵扣改为一次性全额抵扣,增加纳税人当期可抵扣进项税。将原来限制抵扣、分期抵扣的部分进项税改为一次抵扣、可以抵扣。相当于几乎给所有的行业增加了抵扣的机会和抵扣的金额,进一步打通了增值税链条,与降税率相互协调,实际降税力度明显增加。


从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新闻通稿来看,并未提及将此前不能抵扣的购买贷款服务的进项税额(利息)改为可以抵扣,我们理解,利息抵扣对财政收入的影响太大,放开还是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第三、对主营业务为邮政、电信、现代服务和生活服务业的纳税人,实行加计抵扣。按进项税额加计10%抵减应纳税额,政策期限截至2021年底。这项政策不是针对所有行业,但对涉及的四大行业“邮政服务、电信服务、现代服务和生活服务”可以说是喜从天降。前面第二点扩大抵扣范围的作用是增加“实扣”,这四大行业也可以适用的。当然如何判断主营业务或许会是日后实务操作的一个关注点。


这四大行业多为知识密集型或者人密集型行业,人工成本相对较高,但是由于人工成本本身就是理论上增值额的一部分,人工成本越高越不利于增值税减负,因此这一次实行“虚拟抵扣”,以可抵扣进项税额为基础增加10%的额外抵扣。这也和此前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要求的“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是一致的。


有的同学可能会问,加计扣除的10%如何进行会计处理。笔者本人倾向于作为日常活动导致,主张计入“其他收益”。


第四、对纳税人新增的留抵税额,按有关规定予以退还。这一政策并没有说只针对部分纳税人,因此理解上是针对所有纳税人的普遍性措施,但是只针对新增的留抵税额。如何确认这个新增的期间和标准,将来会在文件中予以明确。


第五、相应调整部分货物服务出口退税率、购进农产品适用的扣除率等。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重点向中西部地区和困难县市倾斜。这一点也好理解,税率降低以及配套措施的实行,不仅影响不同纳税人之间的增值和税额分布,也会影响不同地区区域的增值和税额分布,有必要充分利用财政政策进行必要调节。